有雨聲的日子裡 ホーム  »  スポンサー広告 » 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 »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五輪‧柊
有雨聲的日子裡 ホーム » スポンサー広告 » 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 »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五輪‧柊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  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category: スポンサー広告

tb: --   cm: --

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五輪‧柊  

原本預定是全部寫好在一起放上來,

不過按照現在這種龜速進展實在是.......

加上這次書寫方式好像和往常有點不同,很濫情

先放完成度最高的一篇出來看反應XDD

劇透高字數約6200,畏字者、怕捏請慎入

 

Hiiragi 01

 

柊 HIIRAGI CV三木真一郎

讓我把這個世界全都獻給妳吧,我惹人愛戀的公主

26歲。

雖然是中之國的一切,叛國的現下服侍著常世之國的領主。

以耳的話語迷惑人心、難以捉摸的氣質。

也有缺乏倫理觀念的地方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。

熟悉中之國的傳承,總是對千尋說著難以理解的話語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初輪遇見他的時候,並不喜歡他那曖昧不明、相當親暱的說話方式,當他奇裝異服(神代服飾)出現在路旁,不管在怎麼盈滿不可思議的氣氛,我還是選了以下的選項:  

『不要再靠過來了!』

(再這樣下去的話,就會讓他稱心如意……)

相當兇悍的口吻,反正初輪的目標是遠夜,最好他就是給我扣好感() 結果怎麼選怎麼加,讓我當場啞然心想『這是個M嗎?』→才不是XDDD 在我看來,是個在真正的語意上覆蓋了相當多的言辭、拉大表達的範圍、與其說他難以捉摸,不如說他曖昧不清正体不明。一來對這種人會忍不住想閃遠一點,二來三木這次的聲線和蜂蜜一樣,低柔甜膩,應該迎合了很多人的喜好,但對我而言有點不夠清爽()

對這次的地白虎感覺很微妙,初輪到五輪都維持著不熱切、難以抱持好感的感覺,ED曲後的結局卻意外地是我目前為止最中意的,可是回到遊戲中感覺又和之前一樣。順帶一提,我記得前兩代的地之白虎(翡翠和梶原景時)是我本命,四代的地白虎卻是全隊我最想保持距離的人,闇榮這次的改革真是太大了XD

 .

妳成長得比我預料中的還要出色呢,公主。

序章的現代世界中,主角過著平靜的高中生活,突然出現在眼前、右眼戴著眼罩的男子,用既親暱又尊敬的口吻活像個虔誠的教徒,但從玩家角度看過去又覺得不是那麼真實,從主角看過去,也覺得他雖然表現得相當有禮,但眼眸深處卻是不為所動的冰冷,這樣的他,第一次登場就環繞著不可思議的氣氛,當然風早和那岐很快就趕來,不讓他和千尋獨處太久。不過他不想和這兩個人打,所以就召喚了土蜘蛛前來應戰。事實上這名角色是典型的軍師,劇情中也是以暗器為主要武器,相當不擅正面攻擊,雖然有『一擊(必殺)』這種技能,但是我很少看他觸發過。

記得初輪通關後,聽遠夜的森籠 水色 精霊歌時,一直把某句歌詞錯聽成『教えて星が お前の生きている世界』,每次只要聽到這裡,就覺得序章的遠夜是被騙去打神子的XDDD 但真正的歌詞是『教えて欲しいん

雖然劇情沒有提到,但我一直覺得這人很沒節操的感覺XDDDD

一章時,剛到豐葦原的主人公們,很快地就遇到充斥在整個神代大陸上的怪物‧荒神,同時也遇上了故國殘軍首領‧岩長姬,然後在尋找失散的伙伴‧風早的時候,和常世國的皇子雷打了照面,發現主人公居然是前朝遺留下來的最後王族,一群人從此加入中之國殘軍。一直到主人公發現某個村落只有老弱婦孺、沒有半個男丁,還受到領主愚昧高壓政策的異狀,射下了那張掛在大樹上、人人走過必閤手拜拜的旗幟,引起走狗注意,使得同行的狗奴少年被抓走,才又出現,跑來告訴主人公少年的下落。

闇榮在這裡幫大家準備了不少問題質詢,怎麼問他都不會生氣,不過答案沒什麼意義,不影響劇情。

我が君、どうか私を信じてくれませんか?

主人公千尋あなたを信じる

玩家:信じるわ、心を許す気はないけど。

每一輪我都是這樣的感覺下去進行遊戲的XD

原來不能在一開始進入隊伍的原因,是因為他非祖國殘軍陣營的人,當時他侍奉的是暴虐無道、昏昧愚蠢不開眼的領主、帝國八雷之一的土雷レヴァンダ,而且不只是基層的下人,土雷相當信他,可以說是把這個中之國的遺民當成心腹,還說——

土雷:果然只有最懂我的心。

:這一切都是為了吾主

很可惜的是土雷不懂的心啊!() 所以最後還不敢相信竟然拋棄扔下自己。因為土雷也不過就是虛張聲勢,真正遇到人家打到他面前的時候,除了把盡忠職守的士兵推到身前當替死鬼之外,就是慌慌張張地想要逃會常世,不過中途被某個手埋葬了XD

後來在遇到他,是在大霧瀰漫的筑紫地區,而且還是相當後半的部份、到村落中追查大霧的原因時,三章新隊員招財貓‧布都彥在村外撿到他。

撿到傷痕累累的他。

まぁ,雖然劇情說他很狼狽的模樣,但是態度真是太從容了,讓人沒什麼感覺,而且他一貫有禮卻仍相當親暱的口吻,可以說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說客之才啊,也因為這樣的說話方式、加上曾經侍奉敵國惡領主,大家對其實不太有信心。雖然他為了表達忠誠,要告訴大家起霧的原因,但除了耿直的布都彥之外,沒有什麼願意相信的聲音。身為綜觀全局的玩家主人公,給予這個人信,可以說是不可或缺的行動吧?面對這樣的公主,他……

Hiiragi 02

我が君の澄んだ瞳に、心からの忠誠をお約束いたしましょう

 (向公主那雙清的眼瞳,約定由衷的忠誠吧……)

其實是打勾勾,不過加上這個動作,感覺就很羅曼蒂克。

後來跑去解除大霧,等於是聖獸白虎的拯救行動,於是受到白虎的加護,選布都彥和為天地白虎。

看樣子,我們很受老虎喜愛呢

 .

到了出雲這個在常世中較為富裕的地區之後,一群人為了打聽青龍的磐座,隱藏身份來到出雲領主的宅邸。

那歧:這裡沒有小孩子的事情,還不趕快回家去。

若雷‧シャニ:什麼嘛,姊姊為什麼要和這種人一起旅行,如果是我的話半天就受不了了!

……

那歧:什、什麼,這麼小的小孩子是領主?!

布都彥:!!!

:兩位,現在是在出雲領主的尊前,稍微收斂一下。(謙卑+恭敬)

忍人:我現在知道(亡國)這五年你怎麼活下來的了……

 .

すべては既に定められている。

(一切早已經被註定……)

從第四章進入出雲開始,便能夠使用天鳥船中的書庫,那裡便成的長駐地。第六章開始有重大感情事件。

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原來星之一族,他的雙眼看得見未來、身上流的血統告訴他星空亙古注視的一切,面對失去親鳥、註定死亡的燕子雛鳥,明明可以冷眼地看著不能改變的事物流動,但眼前他所服侍的少女,卻一臉堅定的說——

我不願意因為『宿命』放棄。

啊啊……是啊,蒼湛的雙眸綻放的堅定的光芒。

沒辦法……

欸?你要去哪裡,

準備幼雛的飼料。希望餵食雛鳥的工作是輪流制呵,我的公主。

雖有千尋和的照顧,但是雛鳥卻沒能因此成長,某日的清晨中悄悄地死去。

公主,請別哭泣。

雖然沒能自由地在天空中翱翔,牠的一生也因為得到妳的幫助而滿足了。

如果我也是這樣的話,那麼,就可以死的沒有任何牽掛了吧……

熊野的天磐岩上,是他和故友們曾經來過的地方。

故友……一同在岩長姬門下求教的羽張彥,中之國最高貴的長公主,他們三人曾一同踏上的這個地方,為了對抗即將降下災難的禍神。

難道你沒看見姊姊他們的未來嗎?

那雙清眼瞳的主人輕輕問著。

那個時候已經預見的未來,我天真的以為能夠改變。

但是一切都已經被註定。

力氣用盡而倒下的羽張彥,為了造出鎮壓禍神的結界、以自身成為祭品的長公主,唯一存活下來的我,一切就和預見的一樣,結果,什麼都沒改變。

那雙眼眸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呢?剛到熊野時,鬼婆婆君才又告訴她,他是如何背叛這個國家、他最大的過錯是什麼,他輕妄的判斷、以為能夠改變未來的舉動,害死好友和未來的君,他是這個國家最難以饒恕的罪人也說不定。獨眼的他,在靜靜地等待的結果。

謝謝你……和姊姊他們一起奮鬥……

怎麼也沒想到命中註定服侍的少女、成為獻祭的長公主的妹妹,居然向他道謝,驚訝之中,又感到了些許的救贖……

(啊啊,如果是為了這樣的妳,即使犧牲性命……)

公主有好好地把寶珠帶著嗎?

那是可以從龍神手中守護公主的寶珠,請務必隨身攜帶。

 .

龍神は神子のすべてを欲する、欲深いモノ

(龍神是想要得到神子的一切、貪婪的生物)

被要求為戰爭祈求勝利的千尋,緩緩走出祈禱的場所,等在不遠處的他,沒發覺到她似地,輕輕地嘆息了——

似乎、有些慢了點……

他看著星星,聆聽著星空所傾訴久遠的故事和尚未發生的未來,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在這片星空的話語裡。

你看見了什麼?

我的公主,快點回到營火旁邊,就不會那麼寒冷了。

不要打迷糊仗。

公主……

你看見了什麼?這場戰爭的結果?

很可惜的是,星之一族,並不能看見欲知的未來。

那、只要告訴我一件事

戰爭結束後,在我身邊的有得到幸福嗎?

他卻只是回答:能像現在這樣,待在我的公主身邊,輔佐您重建中之國,那就是我的幸福。

她卻隱隱約約地察覺,那不是她要的答案。

 .

預定在七章攻打熊野的常世第一武人‧ムドガラ,在的路線中,根本沒有交鋒。整個常世軍的營區裡沒有一人醒著,ムドガラ也去向不明。

ムドガラ將軍會在這場戰役中死去,這也是被註定好的。

不論過程如何、有沒有正面交戰,公主的勝利都被註定好了。

一切,就如既定傳承所言。

按照出征前夜裡布都彥夢到的暗示,以星之一族獨有的知識解釋並實現,讓大霧迷漫在整片山林、令敵方士兵全數昏睡、使ムドガラ這常世的最強武人失蹤,這是到目前為止最大的創舉。

『我打從心裡惋惜,你效忠的如果是常世國,現在的戰局就會逆轉了吧』

連那個高傲強勢的アシュ都這麼說了。

但是這片白霧,如此的悲哀。

乘著這股勝利的趨勢,我方揮軍橿原、順利地攻下橿原宮,直逼常世‧根宮。

——然後被打敗禍日神之中,龍出現在天空中。

打龍的時候,我根本就覺得他瘋了

這就是龍的力量、神的力量、絕對的力量——

操弄亙古時空於掌上、無機質的力量——

公主,就是現在,請召喚龍神

你忘記你對我說過什麼嗎?

快啊,公主,請召喚龍神。

你說,龍神是貪婪的生物。

公主——

你說,龍神想要神子的一切。

也曾說過,公主的命運早就被註定,召喚出白龍的神子、成為中之國的王。

於是在他不斷地催促下、召喚出了白色的龍——以給予的寶玉之力。

其實我一點也不想選相信他,因為我真的覺得他那個模樣很像失去理智、顛狂的學者,他瘋狂的尋求、掛在口邊的『宿命』——

他想要見證『命運』成真的那一刻。

所以,當白龍與龍同時出現在天空中,綻放神的光輝時,他的面容與聲音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喜。

——失去了長公主和羽張彥。

——失去了國家。

——經歷了五年遊走敵軍的生活。

——穿越了遙遠的時空,終於相遇——他的公主。

——好不容意迎接這瞬間‧命運的一刻。

他的公主是白龍的神子,命中註定成為中之國的王。

即使,等待他的是不遠處的結束。

 .

あなたがいる未来を求めて、ここにきた

(為了尋找有你的未來,我在這裡。)

災厄、荒蕪自土地上消失。找回了大地原有的和平,千尋一行人自常世朝豐葦原出發。在銜接兩個空間的比良坂中,風早和突然突然開始講起了這樣的話:

離開中之國。

完成了使命。

就像是提前曲終人散一般,離別的話題。

當千尋回頭想要追問的時候,幽暗的比良坂突然一陣天搖地動,彷彿就要崩塌——

啊啊……這就是我最後的使命嗎……

我的公主……

如果不是這麼地、愛戀著妳的話,訣別就不會這麼痛苦了……

淚水,一滴、兩滴。

他的淚、她的淚。我的淚XD

最後能看見妳為我流淚,沒有比這還要美好的禮物……

我的……公主……

他護在她的身前,被碎石擊中。

只有她,安全地被救出。

『比良坂是銜接異界的道路,據說也通向死者前往的黃泉。』

『這條路也能穿越時空,但、只能通向那一天的夕陽時分。』

『為了與我的公主相見,我曾經一度穿越這裡。』

——為了再見到你,我要穿越時空的縫隙。

——回到那一天,四月十八後的黃昏。

那歧、你有重要到必許捨棄一切也願意的事物嗎?

離開一點也沒變的學校和那歧,千尋邁開腳步、奔向當出相遇的地方。

『久候多時了,我的公主』

『還記得我的事嗎?』

『當然記得,你是。』

你的好、你的殘忍、你的冷漠、你不達真意的曖昧話語——

你對宿命的絕望。

為了尋找有你的未來,所以我在這裡。

兩個人一起鎮壓龍吧,這次一定……

 

 


 

 

我眼中所見的,就像包容著千萬的星光的夜空,深邃的暗中看不清他的真意,遊戲的一開始到結束,我都不太能感覺到他的情感,沒見過他的喜、沒見過他的憂傷,雖然在千尋的面前訴說失去好友的過往,但也是雲淡風輕地。

前面敘述的事件中,並沒有提到他在主線的殘忍。事實上,在五章和常世大軍交鋒的時候,他曾經引領絕對劣勢的我軍上孤立無援的山頂,為了保護天鳥船。

遇到天敵時,親鳥為了保護雛鳥,絕對不會往巢的地方飛去。

相信他、在他的引領之下一再地往山中深入,回頭時便發現山路上的追兵被一顆又一顆巨石擊散碾過,不過二十來數的兵瞬間解除了和數量懸殊的敵軍交戰的危機。是相當有效率、相當傑出、同時也是相當殘忍的戰術,身為軍師,他不能歸入仁厚一類,在他眼裡的生命,頂多是既定歷史的一環。那些常世與中之國爭鬥,不過是他見過悠長光陰中的一小段。

與其責怪他,倒不如是為他感到悲哀,他不懂生命的珍貴。

其實他很努力的奔走,拯救我軍在出雲的危機、處處替女主角趨吉避凶,隱伏在常世國的領主下收集寶珠、讓主人公得以召喚白龍後能生存,為她指引戰爭的勝利,這麼多的付出並不是為了國家,而是為了見證宿命。

這個人,執著於既定傳承。

他總是說著一切都已經註定。

因為他已經被命運奪走太多的事物,他的右眼、他的好友、他的國家、他的安寧,星之一族看不見自己想看的未來,所以他看到失去、流離、和死亡,他從星空耳語的亙古過往和未來中,只找到沒有希望的絕望。從另一個曾面來講,他變成因果律的傀儡,為了實現剎那的未來,不斷地奔走。

從中之國、到常世,從神代、到現代。

我可以信任你嗎?

啊啊,我絕對不會作有損我的公主的事。

,不告知真實也不顯現真實,連龍神都說他代表著虛假、偽裝(偽り)喜之中,眼神卻是冷漠的。所以一直到最後,我還是不明白千尋追著他到現代,僅僅兩個人便站到龍面前的勇氣就竟是從何而來。重點是(我隊上的)沒什麼攻擊力,千尋一個人又要補血又要攻擊,是祭師又是主攻,把戰鬥時間拖得很長,差點就要突破三輪打火雷的紀錄了。

.

很教我意外的是,他的結局是我目前經歷的結局中印象最好的。

Hiiragi 03

公主、公主……

請睜開眼睛……公主……

啊啊,我的公主真是喜歡作弄人……

如果妳就這樣不從夢裡回到我身邊的話……這麼想心就痛了起來。

我能回去的地方,就只有這裡而已唷

有你在身邊……我所追求的未來。

是我連奢望都已經死心的未來。

.

聽到他用那麼溫柔的呼喚,真想在繼續睡下去啊!()

很神奇的是,跳脫了柊の書(終章 新的傳承)、回到本線之後,我發現——

還是一樣對他沒好氣XDDDD

忍人(CV中原茂)(CV三木真一郎)的相處模式,有時後和遙三有川兄弟的相處模式滿像的,明明性格就差很多,卻還是會讓人把這幾個角色連想起來。不論目的為何,確實是為了重要的事物捨棄了許多,他實踐了他的堅持。

事件‧同門的羈絆(忍人線)和法術‧岩断嵐舞裡的對話都滿有趣的。

師匠#8231;岩長#23020;  師門4人 

旗下各個是帥哥,不愧是女主角老年的見本XDDD

岩断嵐舞對話:

:啊啊,如果不小心出了差錯的話,能請我的公主包容嗎?

忍人:怎麼可能會失敗,不要分心!

風早:兩位,現在是在敵人的面前,要吵請晚一點,要開始囉——

合:岩断嵐舞(地屬性)

我第一次用就笑了XDDDD

將臣和讓也常常這樣對話的感覺,那是因為兄弟兩截然不同的個性。這次的忍人因為是將領之一,個性更加嚴謹,舌燦蓮花、又有叛國前科(帶著羽張彥和長公主去打龍),五年來據說身在敵營心在漢但沒人信XDDD 聽說忍人進了岩長姬門下之後,因為周遭的師兄弟都像風早和一樣沒個正經,個性越發拘謹XD

忍人:師門裡面只有道臣先生比較正常。

()

也有人把師門四兄弟做成MAD,滿不錯笑的,聽得懂日文的人請點擊↓


.

我對好感沒那麼高,但是對同在岩長姬門下受教的師兄弟們的相處很感興趣啊XD

另外,實在不怎麼推獎打完結局就衝去看大團圓之書。

那個詭異的東西,除了拿來擺ED2之外,其他劇情都怪怪的,語音的分配也怪怪的,打完之後跑去看——

我的公主啊,不管是哪種宿命,我都無法與妳共同走在一起……

OTZ||||

打的這麼辛苦,還是沒辦法讓你留在橿原宮、和公主一起過幸福快樂忙新政的日子,我打X啊囧||||

闇榮這次的企劃真的很詭異,居然在ED之後潑人冷水……

 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category: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

tb: 0   cm: 0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Secret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→http://wing4215.blog19.fc2.com/tb.php/83-b1060c63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プロフィール

最近のコメント

文章分類

▲ Pagetop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